还在南坝崖中华戏院举行义演2020年9月30日

2020-09-30 05:58:00
dcadmin
原创
9

陈秉忱(1903―1986),字��丞又��臣,原名陈文�U。出生于山东潍县城里一个名门望族,是清代着名金石家陈介祺的曾孙。他褓婴时丧父,其母是佃农的女儿,秉忱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。在母亲的教育下,他从不随便使用佣人,并很尊重他们,佣人们也都爱戴他。他经常布衣素食,从不走门串户,只是埋头读书。他反对亲戚族人中一些游手好闲、吃喝玩乐的公子们,更反对顽固不化到死还戴着满清辫子的封建家长们。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深深地打上了反对封建制度,痛恨旧社会的烙印。  1926年至1927年北伐战争期间,秉忱随同母亲到潍县乐道院暂住,认识了张同俊一家。他的母亲与张同俊的母亲结拜为姐妹,秉忱与这个家庭来往密切,从而得到一些进步书籍。开初读《天演论》、《新青年》和鲁迅的着作。他在鲁迅先生“唤起民众”的思想影响下,开始在家乡办书店,但不久被军阀查封。后去教书,结识了一些进步青年,接触到了主义的思想。他认识到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唤起民众,才能救中国的道理。于是他主动与地下党组织联系,秘密地阅读《北方红旗》,多次资助、营救、掩护同志。1932年因营救一位党员,被坏人出卖,遭逮捕入狱押在济南。敌人把他当成“要犯”,不仅戴了,而且钉了重镣。残酷的监牢生活并没有使他屈服,反而因目睹很多党员的英雄事迹,更加坚定了主义的信念。他参加了监狱里的绝食斗争,也被敌人拉出去陪过法场。“文化大”期间,“”诬说他是叛徒,查来查去只能查到敌人档案中对他审问时坚贞不屈的笔录。后来,当他回忆起这段监狱生活时,很有风趣地说:“脚镣很沉,夏天还好过点,冬天就只能把家里送来的棉裤缝拆开才能穿上,整日要用身体去暖和这个铁家伙”。“近三年的监狱生活,是我的最好课堂,使我进一步懂得了真理。从一个地主少爷走上了道路,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转折。”1935年他被释放回家后,由丁叔言介绍到电灯公司工作。秉忱每天上班,经常与车间工人交谈。后来发觉同桌办公的人有背景,怕出问题,即辞职不干了。后来他到志成小学当了教员,该校校董兼校长是他的本家哥哥,很器重他。秉忱除当教员外,又借校址办起了识字夜校,到校上学的全是一些贫民子弟。他买好石板(写字板)、课本、煤油灯,每晚由他的大儿子帮他搬到学校上课。“七七”事变爆发,夜校停办。当时地方上组织民众抗日自卫队,夜校学员多数积极报名参加。  这时,全国掀起了抗日救国运动,潍县各界人士组成抗敌后援会。随即成立了抗敌剧团,秉忱积极参加了该团的宣传演出活动。演出剧目有《放下你的鞭子》、《黄河岸上》、《血吼》、《血洒卢沟桥》、《打鬼子去》等。演唱的歌曲有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、《三部曲》、《五月的鲜花》、《毕业歌》等。除在街头、乡镇、集市演出外,还在南坝崖中华戏院举行义演。因剧情感人,演得慷慨激昂,揭露了日寇的侵华罪行,观众无不动容称好。  1937年9月,秉忱参加了民族解放先锋队,满腔热情地从事着抗敌救亡工作。在“民先”组织的领导下,他参加了在撞钟院小学举办的两期骨干分子训练班。该训练班的任务是组织大家学习“民先”的性质和任务,讲述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,开展游击战术等军事知识。同年10月19日,他参加了“民先”召开的纪念鲁迅逝世一周年大会。秉忱学习鲁迅先生的战斗精神,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,贡献着自己的一切。  1938年3月,秉忱在潍北参加了八路军七支队,任参谋部秘书主任,从此走上了的道路。1939年5月,他长途跋涉,历尽艰险,经上海、重庆、西安等地到达圣地延安,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。在团结、紧张的学习生活中,陈秉忱感到浑身都是力气。尽管当时他患着严重的胃溃疡病,但仍然坚持劳动锻炼,几个月的学习,思想提高了,身体也健壮了。毕业后,到延安中国医科大学教育处任注册股股长。  1941年6月,陈秉忱在延安加入中国党。1942年至1945年在工作,先后任秘书厅、作战部秘书,办公厅科长等职。1944年当选为中央直属机关甲等模范工作者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陈秉忱担任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央代表团机要秘书。1946年至1949年,先后任鲁中行署科长、济南市人民政府秘书主任、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、作战部办公室主任。  1948年6月,他回到解放不久的家乡―――潍坊特别市。在市政府召集的有谭筱斋、武伯平、郭伯��、丁士颐等人参加的部分知名人士座谈会上,他首先提出要保护地方历史文物的建议。会后,动员陈家后代带头捐献。自己先献出家中收藏的古代文物、古籍多种。计有:大朝珠、翎管、佛头、翠镯、戒指、铜缸、胥伯元套印、西泉石印、古陶拓挂对以及《��斋尺牍》、《��斋手札》、《��斋吉金录》、《��斋藏镜》、《��斋题残石拓片》、《古印偶拾》、《十钟山房印举》等。还动员其弟媳郭组珍捐献出陈介祺生前最心爱的曾伯黎��、周迟簋、燕足灯、铜镜等古铜器,以及董东山等人的画轴。在他的带动影响下,丁志萱、郭砥生、陈孝禄、张积存、丁士颐等人,也捐献政府各种古籍,共3758种,计34365册(其中丁志萱捐2894种,计23067册)。  1949年12月至1950年3月,他随毛主席到苏联,担任秘书工作。走时没有告诉在小学读书的孩子。机关为照顾孩子,每个星期天都用小汽车接其孩子回来度假。他回国后知其此事,特意在机关里作了检讨,并告诉儿子:干部子弟没有什么资格可以特殊,要懂得“其身正无令而行,其身不正有令而不从”的道里。自此儿子每次从学校回来,再也不坐机关的小汽车了。每逢寒暑假,他都让儿子和通信班的战士住在一起,参加打扫办公室等公益劳动,并让其抽空帮助战士们识字学文化。假期结束后,让战士们集体做出鉴定,填写在学生通知书上。  1956年,陈秉忱被调到毛主席办公室工作。虽然他对古文字学、考古学、图书管理学、历史学、逻辑学都已有较深的造诣,但他从不炫耀自己,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,更加孜孜不倦地学习。当时他年已53岁,为了勉励自己,特意起了一个“双泉”的名字,意思是年龄上的双倍于苏老泉才开始发奋读书。同年他带领几个同志赴山东老解放区去调查研究,来回都和同志们一起坐硬卧车,到达济南后安排在几个人住的大房间里。第二天省委的领导同志去看他,招待人员特意向他道歉,而他却一笑了之,并再三谢绝安排居住好的房间。调查中他深入田间、炕头,细心观察,了解老区人民的要求和呼声。  “文化大”中,他遭受,被诬栽上什么“地主”、“叛徒”和“反”等莫须有的罪名,遣往干校劳动。当时虽处境困难,但他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,保持党性,从来没有讲过违心的话,没有写过一份违心的材料,也没有做过对不起同志的事。陈秉忱有广阔的胸怀,对于一时说过错话,办过错事的同志,他都热情帮助,循循善诱。周围的同志无论职位高低都把他当作良师益友。  1978年陈秉忱平反后,任中央办公厅信访局顾问、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。1979年担任中央办公厅研究室顾问、毛主席图书管理小组负责人。他不顾年老体弱,每天坚持上班。为了纪念毛主席诞辰90周年,他带病工作,从几千件原稿中选编出版了《手书古词选》等三本集子。1980年起,任中央处研究室办公室顾问。1982年离休,虽然年逾古稀,仍意气风发,勤奋工作,时时关心毛主席批注图书的整理、编辑和出版工作。  陈秉忱把毕生的精力都贡献给了党和人民的事业,无论在任何岗位上,他都认真负责,竭尽全力,办事谨慎,一丝不苟。尤其是在几十年的机要秘书、档案、信访工作中,都出色地完成了党交办的任务。在党和国家的许多重要文献上,都留有他的墨迹。例如:《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》、《选集》合订本、《军事文选》、《诗词》、《诗词三十七首》线装本书名,以及任弼时同志墓碑碑文都是他手书的。  陈秉忱喜爱收藏,擅长书法、绘画和吟诗。他的旧体诗写的很好。如《落花》诗:“宿雨连朝抽燕麦,东风一夜失花村;枝添新绿藏莺啭,蕊剩余香荡蝶魂。”《嘉陵山》诗;“驿路声声响驼铃,碧天如水夜风清;嘉陵山上半轮月,照得旌人万里情。”他的墨画《墨荷》、《荷》、《芍药》等曾刊登在《红旗》、《风筝都书画集》等书刊上。他的隶书、行书对联,也在不少刊物上选登。  陈秉忱因病于1986年1月22日在北京逝世,终年83岁。2月6日下午,举行遗体告别仪式,叶剑英、彭真、杨尚昆等党和国家送了花圈。邓立群、谷牧同志来到老人身边,作最后的告别。前来与遗体告别的人群中,有多年不出门的老同志,就连视力极差的曾三同志也由两人扶着赶来了。哀乐声中,川流的人群不时发出呜咽和抽泣。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u乐
网址: www.ewhz099.com